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明報  2003-10-21 

  

七一之後中產階級哪堨h了? 

時事評論員吳志森

 

       剛過去的星期日,有團體在港島搞了兩個集會,一個 是「民主匯」,一個是反暴力護維港遊行,兩個活動的反應都比預期差很遠。主張普選,呼籲投票的「民主匯」,有明星級的余若薇、梁家傑坐陣,但 700寥落人丁。聲勢浩大的護港活動,也因徐嘉慎遠去,而顯得零星落索。

 

兩個活動都以中產階級的訴求為對象,為什麼他們的反應如此冷淡?「七一」50萬人上街,受過高等教育的中產超過一半,不少組織者精神亢奮,疾呼這代表茪仆ㄥ弁讀瘧捫禲A他們以集體行動來表達憤怒,終於創造了奇蹟。從此,中產者不再沉默。

 

中產覺醒只屬樂觀分析

 

今天看來,這統統都是過分樂觀的分析。七一遊行,沒有組織,沒有動員,大家本茼@同信念,用集體力量,逼政府收回不得人心的政策。中產者都沒有足夠投入,也沒有很大決心,抱荍Y管一試的心態,從沒想過成功不成功然後怎麼辦,包括領導者,連下一步該怎麼走也茫然未知。

 

結果一擊即中,奇蹟出現,政府在23條全線退卻,好得令人難以置信。民主派突然失掉一個爆炸性的議題,顯得手足無措。如何延續、組織、培養七一遊行的民氣,化為爭取普選政制的龐大動力,完全沒有足夠準備,更是群龍無首,山頭處處

 

中產階級都是既得益者,「帝力於我何有哉」是他們的普遍信念,只要「帝力」沒有過分影響他們「搵食」,他們會保持一貫沉默,埋頭苦幹,然後享受生活。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星期天,要他們在抽象議題的政治集會,和溫馨愉快郊遊家庭樂之間作出選擇,他們肯定毫不猶豫擁抱後者。

 

這是一個沒有領袖的年代。民主派第一代領袖已經疲態畢露,後繼乏力。區議會選舉在即,有最豐富資源的民主黨派都在多取幾個議席的卡位戰中全身投入,對民主運動的大策略無暇、更無力兼顧。

 

中產階級在政治運動中來無蹤去無影,他們的政治心理很難觸摸,很難掌握,沒有一個政治議題可以長期綁得住他們的心。只要生活還可以,沒有觸動到他們的底線,中產者從沒有豁出去的準備和決心。

 

以為「七一」的人氣,理所當然地會成為民主運動的力量,只是一廂情願。有這種政治免費午餐的想法,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將面臨第一個失敗,明年立法會大選,可能會有更慘痛的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