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信報  琉璃火  2004-05-15 

 

封 咪           徐詠璇

 

         黃毓民說身心俱疲,匆匆離港封咪,雖然我不像記協主席般感覺世界黑了一大片,但也有一點失落。

 

  畢竟,黃毓民與大班,都代表香港言論自由的特色和空間。巧合地,吳志森也調往黃昏節目《自由風自由Phone》,兩個星期前他因為鄭大班封咪,寫了〈今朝君體也相同〉一文,於是有人覺得情況難免令人憂心。

 

  再加上各種傳聞,指國內官員插手威逼人投票民建聯,一時間烏雲壓頂。

 

  幾星期前,我在寧波公幹,接到梁家永的電話,邀請我幫忙主持《自由風》:「能做五天最好,不然的話一個星期一天也好。」張笑容放產假,他們極需找人接替。

 

  早陣子也有香港電台朋友盛意拳拳邀請我加入早晨節目。其實我也有心動,但大學工作實在太忙,要全天候候命。

 

  現在做電台節目,要有很好的事前準備、一等一的現場狀態,事後由社會活動以至政治層面要百分百介入。如果不能全力以赴便沒有什麼意思。所以最後還是推辭了,大抵也令梁兄有點氣餒,相信他前前後後也找過許多人幫忙。

 

  吳志森問,香港發生了什麼事?

 

  香港的確很亂。親中的,抱怨被抹黑。泛民主派,覺得被擠壓。大家都在罵,也互罵。

 

  這趟,港台商台都低調處理,沒有出面澄清大聲說捍嬰菪悀ㄘ強權之類,也可以視為是不想太糾纏,怕愈描愈黑,寧可讓它嘩嘩兩天然後自然靜下來,「讓事實說明事件」。

 

  言論自由,真的不能只靠大班與毓民。他們開闢了天地,但跟著便要靠每一個人|主持人與市民。你不見梁文道接棒以不太純正的廣東話大聲罵人?你不見李鵬飛挾著人大身份指點江山?

 

  到現在還未到過毓民的麵檔。是時候去支持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