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4-07-30 信報   政局觀微

《茶杯》大風波

 范中流

 

  這兩天鬧得滿城風雨的是商業電台與《茶杯裡的風波》主持人鄭經翰解約事件,而風波之起,在於周三早上商台董事俞琤,突然進入《風波》節目的直播室,

 

  宣讀聲明反駁泛民主派與民間團體對於商台「炒」大班登報的質疑,俞琤在節目媄珗篕P將鄭經翰結束十年的賓主關係,並首次把鄭經翰、黃毓民和李鵬飛三名商台「烽煙」節目主持人兩個多月前先後封咪的事件,批評為「畏縮」的表現,並被印證為「威嚇會令正義出走」、損害香港言論自由。俞琤的言論,引起鄭經翰、李鵬飛的反駁,昨天早上三人在《茶杯》節目內,繼續展開辯論,其中李鵬飛不滿俞琤與鄭經翰解約,卻將言論自由的擔子放在三個名嘴身上,引起罵戰,李鵬飛昨天在空氣中,更直斥俞琤過橋抽板,日後不會再替商台主持任何節目。

 

  三名商台節目主持人在今年五月先後聲稱受威脅封咪之後,商台董事局當時並沒有表達什麼意見,而商台管理層(的言論)和上下員工的表現(包括推出新的宣傳口號)都是強調「處變不驚」,亦即是認同三位名嘴受壓、但他們會在崗位上繼續努力,「頂住」壓力。  

 

 

意圖「毀約」的是商台  

 

  三位名嘴封咪事件,當時社會普遍了解和明白「矛頭是直指七一大遊行以及九一二的立法會選舉」,而事後發生多宗事件(市民打電話給商台投訴),印證中方有許多動作,都與打壓九月的選舉有關,商台的管理層蔡東豪甚至公開承認「言論自由的空間在縮窄」。

 

  七一過去了,依然數十萬市民上街,七月中開始有消息漏出來,說明商台正與鄭經翰商討解約事宜,所以才有「炒大班魷魚」之說。消息同時透露了原來大班與商台的合約,是到二○○八年的二月底方約滿,如果商台單方面毀約,仍需按照合約支薪,數目並不小。

 

  俞琤在出席《茶杯》節目的聲明和對話,兩天來似乎完全無法令市民信服,因為她所說的與大班由「討論停職留薪的安排,演變成為大家是否尊重合約精神」,完全文不對題、前後道理不符邏輯。因為鄭經翰(透過公司名義)與商台是有明確合約,連放假與無薪假(即封咪期間),都是白紙黑字有書信來往、雙方同意的做法,表面證據看來,意圖「毀約」(不讓鄭經翰繼續主持節目)的是商台,不是大班。

 

  將新聞自由的責任,推給三位節目主持人獨立承擔更是莫名其妙,明顯無法令市民和社會大眾認同(根據商台自己的內部資料,昨天早上打進《茶杯》節目支持俞琤講話的電話一個也沒有),令人奇怪的是如果商台認為「令新聞自由受威脅打擊的責任」在三位名嘴身上的話,為何事隔兩個多月、在與鄭經翰討論解約事件暴露之後,商台才來發難?俞琤代商台發表的聲明說「我們謹守傳媒的崗位,對言論自由從來都奮不顧身、勇戰到底、無懼無我,只求做到無悔無愧無憾」,聽來更覺得反諷。若俞琤純粹是因為民間團體登報質疑商台標榜的「天地有正氣」而認為需要做出反駁的話,正正反令市民質疑「商台出爾反爾、是否有正氣?」

 

 

一個荒謬的商業決定  

 

  俞琤在《茶杯》節目中說她(董事身份)代表商台的立場,並承認這是一個荒謬的商業決定,這兩天看來的確是,因為首天若屬她個人「發癲之作」,昨天她如何會繼續與名嘴在空氣中交鋒,而商台董事局豈會坐視不理?問題是為何董事局會作出這樣的「荒謬商業決定」?鄭經翰肯解約,不再主持節目,但是商台是要付足他到○八年的所有薪酬,那是過千萬的金錢,同時商台要承擔社會的千夫所指、以及被聽眾遺棄的道德風險,一班董事局照理都有識之士,怎麼會任由俞琤任性胡來?理論上,商台完全沒有好處,得不償失,為何要這麼做?

 

 

事情看來完全無法理解  

 

  商台是一個四十五年的老牌電台,去年剛剛捱過政府「續牌十二年」的大難關,當時在「七一」之前,有傳聞政府對於大班與黃毓民的節目十分不滿,想趁機會不續牌給商台,而鄭經翰當時的放假封咪,是想幫助商台給政府一點壓力(鄭經翰○八年期滿的新約也是去年簽訂的,當時雙方同意的條款,原意是保障雙方都不受政治壓力),而昨天李鵬飛痛罵俞琤忘恩負義,亦說明當時他在俞琤要求下,曾經協助作續牌的政治游說(當時傳政府只給商台三年短牌照,最後出來還是有十二年),當時兩位名嘴與商台是一條心,變數在哪堙H

 

  俞琤否認商台受了中方或者是特區政府的政治壓力,但是事情看來完全無法理解,說與政治壓力無關,似乎很難令市民完全信服,難道商台董事局真的是嫌錢腥,枉顧四十五年努力得來的聲譽和建立的市民信任?抑是另有難言之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