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第一章                 言

 

    古今中外的聖哲,因痛恨世界的罪惡,悲憫人類的痛苦,和深思宇宙人生的意義,所以就各自想出一套救世的方案來,如柏拉圖的理想國,孔子的大同世界,耶穌的天國運動,釋迦的慈悲,墨子的兼愛,黃老的無為等,無一不是為欲拯救人類而想出的一套主張。

 

    不過各人的主張,都必受當時當地的文化背景和祖先遣傳所影遄F並須根據當時當地的問題和需要來發表;又需用當時當地的語言文字和風俗習慣,來傳述;又要遷就當時當地人的程度和思想,使他們能夠瞭解而容易接受而訂出的。因此種種原因,所以是不能絕對劃一相同的,至於傳到後世和其他地域的時候,又受後世和其他地城的文化思想,語言文字,生活習慣,知識程度種種不的影遄A而染上了種種不同的色彩。尤其是這救世的主張,常被政治奸人或宗教奸人利用,操縱來撫慰愚夫愚婦,統治國家,魚肉人民,而把聖哲的主張加以改訂、增刪、或附會、穿鑿、或斷章取義,或曲解謬解等,不一而足。這是歷史的事實,以前的教皇,就是訂明具有這種特權的,可為明證。所以以前的天主教,不准信徒讀經解經,做彌撒也不用眾人所懂的語言,就是要留下操縱和愚民的意思在其中。由此可見一種救世的方法,是不能一成不變,而必須隨時代的進步和地區的需要不同,而日在演變之中,這也是歷史告訴我們的。

 

    但這些救世的外型雖然不能相同和演變不已,而救世的精神(精義)如「慈悲」「仁愛」「和平」「捨己」「忘我」「無我」「救人」「利眾」等,珙O應當相同的,不能改變的,並且是應當發揚光大,踐屐實行的。

 

    我嘗想:為什麼耶穌不親手寫一部救世福音呢?若是耶穌親手寫一部福音,那必是最完全的,最美善的,毫無缺點的,最有條理的,最容易明白的。若是他人所寫(代寫),那末執筆的人,對耶穌的認識必不完全;對耶穌所講的話,所行的事,也不能完全記憶和一字不漏的寫下來;寫作的文學根柢,也未必是最高明一流的;還不免有自己的偏見;自己的騣嵷M性格,也影鄔瓞g作的東西;此外還會受環境的支配和時勢影鄔狴炙k。這樣,怎能把耶穌的福音寫得完全清楚呢?至於後人的傳述和解釋,因為未曾見過耶穌,又未曾和耶穌共同生活過,那就必更與耶穌的本意相去得遠,這是可以理解得到的。

 

    雖然執筆人所寫下的,所闡釋的耶穌救世真理不能完全,但已盡了他所能了解的能事。今日的人,還幸有這些福音書,可以領略若干救世真理,在其中紬繹出許多人生妙道來,這還是應當感激他們費了一番心血的!在「普天頌讚」第一百七十六首聖歌,是劉廷芳博士所譯的「真理無涯歌」,就是說明在現有的這部聖經中,只要我們不受傳統的見解所限制,能虛懷在時代上思索探討,是可以發現和帶領我們前進,以補足人類需要的真理之光的。現在試把那首聖歌錄在下面,望閱者加以細讀、默想、和歌唱―

 

    (一)我知有涯,真理無涯,何敢以此自限?時代宗派所持觀念、膚淺、粗疏、片面;今有更佳更新希望,激動我們心絃;還有許多真理與光,將從主經發現。

    (二)列邦語言氣候不同,歷代受命於天,誰能了解廣大天命,全憑遲頓感官!宇宙之大,所知有幾!誰曾探遍深淵!還有許多真理與光,將從主經發現。

    (三)我們列祖暗中摸索,不過初步向前,黎明之光,遂漸增明,才成旭日中天;必定增明;因為太陽,送來火熱光線;還有許多真理與光,將從主經發現。

    (四)幽谷已過,依舊上升,我靈繼續登攀,將從高處低頭下看,一切已往時間,依舊急進;空氣更清、聽見天樂聲喧;還有許多真理與光,將從主經發現。

    (五)懇求聖父、聖子、聖靈,時刻增添恩典;放大一切信徒胸襟,了解主愛無邊;憑主所賜,更高智力,日得新知新見;還有許多真理與光,將從主經發現。

 

    可見有關耶穌基督的天國運動,救世思想,現有的聖經,雖不是耶穌親手所寫,還是具有相當價值,是我們探索這真理的根據,而這部聖經的功用也就在此。

 

    我也嘗想:倘若耶穌親手寫下他的救世福音,我看當時的人,一定看不懂;或者視為異端邪說;或者視為荒謬不經之談;不但拒不接納,而且會把它燒掉。這樣耶穌不是枉費心血,徒勞無功!也許耶穌覺得,只是著書宣傳,發表理論(議論),而不「身體力行」在生活上表現出來,乃是一種空論,無益於事實的,不能供人模倣的,還是要樹立楷模為要,所以他不親手寫下他的救世福音,而親自實行他的「天國運動」。也許耶穌覺得力行比寫作,更容易使人有深刻的了解和認識,只要見過他的生活的人,受了感動,就照樣行出來,豈不比閱讀寫作,更有功效嗎?所以他不親自寫。也許耶穌覺得寫作和言論可以裝假,可以吹牛,可以言而不行以騙取名譽、金錢、地位,所以他不重寫而重行,不但表明自己非假裝,也警告寫的人不可忘記力行。也許耶穌覺得只要後人能把他生活的事實寫下來,就是一種寫實的活見證,比理論好得多,奸人也不容易把它抹煞,不容易把它竄改,所以他不如拼命在力行上下功夫,而免用力在寫作上費筆墨。由以上這些愚見看起來,就可知耶穌的救世思想和天國運動,是注重在日常生活事工上,作「身體力行」的表現,而不注重理論和宣傳的。

 

    任何救世的主張,既是前人根據以往的時代情G所寫下的,但時代演變了,進步了,今日的情G和需要也不同了,所以對以往聖哲所寫下的救世道理,就當辨別取捨,存其精義,去其渣滓,不能全盤接受了。因為在當時認為是真理的,今日可能認為是荒謬;在當時認為是善良的,今日可能認為是罪惡了。例如:昔日是重男輕女的,今日要男女平等了。昔日有蓄奴制度的,今日要人類平等了。昔日上帝吩咐以色列人要殺盡亞馬力人,連不能分辨左右手的孩提都要殺絕;今日的上帝狶h咐人要愛仇敵,為仇敵禱告,為仇敵祝福了。昔日的上帝觀,上帝只是以色列人的上帝,上帝像西乃山上的雷轟閃電一般,是威嚴可畏,人們不敢稍近的;但今日的上帝觀,上帝珙O人類的天父,是慈愛可親的了。諸如此類的不同,我們都當辨別清楚來闡釋救世的真理了。

 

    此外還有些事,在昔日是行得通的,在今日狾璊ㄢq,而屬於犯法了,這也是不可不知的。例如:昔日耶穌可以恃自己的聖潔威嚴,秉行正義,結繩為鞭去清除聖殿的罪惡,推倒他們兌換銀錢的桌子,趕出他們的牛羊;這事若行在今日的任何一間禮拜堂,都是犯法的行為了。又如使徒彼得責備亞拿尼亞和撒非喇兩夫婦欺哄聖靈,賣了田產,私下留下一部分,而冒稱全部獻給教會,就相繼倒斃在彼得腳前;這種事若實現在今任何一個教會中或任何一個牧師前,還得了嗎?不但要吃官司,教會也要關門了!

 

    由這些舉例看來,可見時代不同了,我們不但對聖經的認識不同了,對聖經的解釋不同了,對宗教的信仰也要改正了,對救世的真理也更清楚了。使徒保羅說得好:「字句是叫人死,精義是叫人活」,所以我們對於以往聖哲救世的道理和思想,不可死守字句?應當採取精義,那就不會錯誤了。耶穌的天國運動,雖然聲明他來不是要廢掉先人的律法,乃是要成全先人的律法,甚至說先人律法的一點一畫都不會廢掉;但他在登山寶訓中,對舊約的律法,就多有改正的地方,就可見他所要「成全」的,就是成全它的精義。所以我們今日去研究耶穌基督的天國運動,默想他的救世真理,在今日時代中,也必須根據聖經,但必須把握著它的精義。

 

    為著把握聖經的精義來研究耶穌的天國運動和救世真理,我覺得以下幾點是當首先認定的:

 

(一)是化除一切的歧視。世人的不能相愛,世界的一切禍亂,都是由自私的歧視造成的。如貧富的歧視,智愚的歧視,強弱的歧視,種族的歧視,國籍的歧視,文化的歧視,政治的歧視,宗教的歧視等,都是世界禍亂的根源,所以世界和平,必須化除這一切的歧視,要一視同仁,不分彼此,才能增進瞭解與相愛合作。因為天下一家,人類皆弟兄姊妹的遠景,是由這一基礎建造起來的。天父既然視人類如子女,人類彼此,豈可存歧視之心,而破壞這溫暖的家庭呢?耶穌且「道成肉身」,與平民共生活,且死在十字架上,以贖人罪,更為釘死他的人祈求,人類彼此,若不消除歧視,怎能完成耶穌的救贖之功呢?

 

(二)是靠天恩也盡人力。天國的建設,不能全靠天恩,也不能全靠人力,天恩人力,是當合作才成功的。照創世記的啟示,起初上帝造人,就安置在伊甸樂園堙A那全是天恩,不需人力的,但結果如何呢?人是不會領略天恩的,不會愛惜天恩的,不會享受天恩的,只會糟踏天恩,污衊天恩,破壞天恩罷了。所以今日上帝要建立一個新的天國在地上,必須人與上帝合作,人各要盡自己所能的力量,勞心勞力,流汗流血,同心合力去造起來。因為那出於自己勞苦成功的,他才會愛護,才會欣賞,才會享受,才會發展。這如自種的菜特別甜,自種的果特別香,自種的花特別美麗一樣。人能如此盡力,乃是人的本分,不是可以誇耀人力勝天的意思。因為人力做得到的就要自己做,人力做不到的就交託給上帝;人不能的,上帝無所不能,故當信託上帝。這不只是信仰可以堅定希望,加增奮鬥力量的心理作用,乃是造物主若不負責這個地上天國的建立,就是祂的失敗,是祂玩弄人類和萬物,祂不創造豈不省卻許多事?而人之所以為人,人之所以為上帝子女,為宇宙主人,也就在乎能與上帝同工,建設起地上天國,與人類共享所顯出來的高貴品格啊!所以,這建設天國的聖工,雖經幾許阻撓、破壞、波折、困苦,只要堅持信仰,與神同工(人神合作)是必定成功的!不但造物主成功,也是人類的成功。

 

(三)是救個人也救眾人。天國運動,不只是救個人或一部份人的,乃是救眾人的。若只是個人或一部份人得救,而不是眾人都得救,這不只不是上帝的本意,而得救的一部份人,也不能滿意,不能算是得救。因為有許多不得救的人,會使他們的良心不安(若他們看見許多人不得救,而無動於中,或仍能快樂生活下去,那就是沒良心的人;沒良心的人,會有資格得救麼?)何G不得救的人中,必有他們的朋友,必有他們的親人,必有他們的祖先,必有他們的子孫呢?因為若只個人得救,則許多人必不能得救;若是眾人都得救,則自己也在其中,也必得救;而且我們將來的子子孫孫,也不致被棄於得救之外了,可以不為子孫H憂了;否則我們應否結婚生子,叫他們將來受苦呢?這是成問題的!所以這個耶穌基督的天國運動,救世真理,必不只是救個人的,也是救眾人的。

 

(四)是救靈魂也救肉身。「天國運動」這個名詞,本是指「在地若天」的天國,是現世的,是肉體享受的,所以是注重肉體得救一方面的。它雖注重肉體的得救,但與靈魂的得救有關;因為凡肯跟從耶穌參加天國運動的人,才真是耶穌的門徒,才配得進天上的天國;若沒有參加過地上天國運動行列的人,是不配享靈魂的天國的。所以天國運動,不只是救肉體的事工,也是救靈魂的事工,若耶穌的天國運動,只救靈魂,不救肉身,則上帝創造的聖工,不但徒然,且是一種極大的罪惡。因為上帝所創造的萬物,是給人類肉體管理、運用,製造、發明、建設、享受,以達成上帝創造美旨的。人的靈魂用不著這個世界和其中的物質物理,上帝更用不著它們,所以說,若人的肉身不得救,則上帝的創造和物理的命定是毫無意義的。若人只有望靈魂得救,肉體是暫時的,是罪惡的,是當受世上一切痛苦的,那末上帝不造人在世界倒好,可免人類在世上造孽受罪。(我曾想:在我未出世之前,若上帝對我說:「我現在要打發你到世界去,在那塈A是有原罪和本罪的,你要在世上受許多罪的痛苦;你若是信耶穌,就可靈魂上天堂永遠享福;你若不信耶穌,那你的靈魂必定下地獄永遠受苦。」那我必定回答說,「我決定不去這樣的世界。」因為能上天堂享永福與否,不關重要;要在世上受一世苦,卻是無謂的;要冒下地獄的危險,那就更不應該了。我相信,不但我會這樣回答上帝,許多人也必像我一樣回答上帝。)所以人的肉體在世上若無得救的希望,則不但不能顯出人是上帝是「愛」,而且顯出是上帝一種極大的罪惡了!

 

(五)是需要各方面的人合作。耶穌的天國運動,救世聖工,不是他個人做成功的,是要各方面的人都與他合作,才能成功的。這正如一個國家的興盛,一個家庭的安樂,一種事業的進步,都是靠各有關方面的人合作才成功的。所以耶穌除了自己完全盡責之外,還吩咐門徒傳道到地極,希望普世人類和世世代代的人們,都推行這天國運動,建立一個人類可以「共享」,「安享」和「久享」的天國在地上;那末人類因為跟從耶穌,就可以真正獲得「今世百倍,來世永生」的幸福了,耶穌的應許也不落空了。所以這是救世的工作,不是任何一個宗可以獨力做成的,而是需要「政治」,「軍事」,「經濟」「教育」「宗教」和「各社團」等,都具有這個共同的目標,大家合作去做成的。本來以上帝的大能,無不能成的事,只要祂一發命令,什麼事就可完全成功,何必要費許多周折,動許多人力,經許久時間,甚至要「道成肉身」為模範,為領導呢?這無他,因為若是上帝一手造成的,就沒有意義了,創造的價值也沒有了,人生的光輝也消失了;一個死板的天國,是不會引起人的興趣和賞識的!耶穌基督的天國運動,雖然特別注重宇宙人生真理的發揮,和宗教錯誤的糾正,與宗教腐敗的改革,但在他的言行中,對政治,軍事,經濟,教育各方面,都啟示一種超越的意見,與生活的踐屐。鄙人就是根據這些啟示來寫成這本小書。

按鄙人前在抗戰時期,鑒於世界的需要,曾寫過一本「天國主義」,在廣學會出版,內容共十二章:即一,耶穌的天國主義;二、耶穌的和平主義;三、耶穌的和睦主義;四、耶穌的饒恕主義;五、耶穌的愛敵主義;六、耶穌的平等主義;七、耶穌的自由主義;八、耶穌的受託主義;九、耶穌的公有主義;十、耶穌的合作主義;十一、耶穌的共享主義;十二、天國主義的方法論。現在所寫的這一本「耶穌基督的天國運動」,為不欲與前一本有重複起見,所以前一本所已論過的,這一本就不欲重述。至於前一本與這一本不同的地方,就是前一本是向普通一般人說的,所以比較淺一點;這一本是同程度高一點的人說的,所以比較深一點。可惜前一本現已絕版,希望上帝賜鄙人有機會將前一本再修訂一下,又有機會再版,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