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2-10-04  成報社評

廿三條影響深遠 立法前應再諮詢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在美國傳統基金會致詞,指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時必須保障人權自由。陳太要求二十三條還要通過白紙草案的方式在立法之前進一步諮詢民意,這個要求很合理,除非另有目的,否則政府也不必懼怕,等待了五年,何妨多諮詢幾星期,因為立法的諮詢文件還有許多細節可供鑽營,有灰色地帶可供曲解,不深入辯論,將來香港的人權自由難獲保障。

 陳太的講話,語調儘管很溫和,用了大量篇幅讚頌香港的過渡成功,卻難見容於本港的親北京鷹派打手,他們只會用慣常的陰謀論推斷陳太是否因仕途失意而蓄意挑戰董建華和中央,多於心平氣和地對話討論問題,他們堅持普通平民都不會顛覆國家,只有少數想搞事的人才害怕第二十三條立法,但他們無法解釋,既然這樣,二十三條立法為何不向全港市民諮詢?警權「合理懷疑」即可搜屋拘人,將來中央將在香港活動的任何組織定為叛亂顛覆,港府除了遵命取締並無選擇,竊取機密範圍上天入地幾乎無所不包……諸多細節暗藏後荂A港府匆忙立法不再諮詢,公眾就更有理由相信,政府故意不想清楚界定可提控的具體範圍,是為未來保留伸縮自如的「彈弓手」而加速完成布局。

 大多數市民雖為謀生忙碌,人權與自由的意義,是每一個人都全面地擁有的。就算父母的教育水平低,不懂如何追求民主自由,子女或會成長為知識分子和中產階級,香港人的下一代,將比上一代要求更大的思想與表達自由空間。《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立法工作影響深遠,怎能不在立法完成之前更深入諮詢?

 要求維護「兩制」的香港利益,不等於不要「一國」。解放軍駐港,政府官員按《基本法》產生,國家領導人主持宣誓就任,香港無人主張獨立,亦無任何質疑國家擁有香港主權的政治組織。有的是許多藉國家主權的理由蠢蠢欲動想剝奪收窄「兩制」保障的人權的野心政客。陳方安生在美國致詞,又將刺痛某些人的神經,招惹「引外力干預」的抨擊。「一國兩制」既是國際矚目的歷史性試驗,國際輿論的監督評論亦自所難免。

 陳太的忠告,一些外國傳媒的批評,港府要以「有則改之,無則嘉勉」的態度面對,害怕陳太說話,愈表露一些人的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