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基本法》23條立法背景

 

  這是一場延續了17年的爭論,到今天終於有這樣的結局,當年的主角,相信也想像不到;自1985年開始起草《基本法》以來,第23條和政制發展,是兩大最富爭議性課題,每次開會也爭論不休,而第23條主要是法律問題,沒有法律背景的草委很難加入戰團,但不要說是內地草委,在有法律背景的香港草委中,民主派的李柱銘和親中的廖瑤珠經常吵過不休,而另一個香港法律界草委被認定為英國人的代表,很多時會帶來港英的方案,如今這幾個人中,只李柱銘仍在政壇,而大情大性的廖瑤珠卻已離世,令人不勝唏噓。

   草委會吵了3年後,在1988年4月公布的《基本法》草案徵求意見稿,那時的第22條(後來才變成23條)十分簡單,規定特區應以法律禁止任何破壞國家統一和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行為,其他香港法例已有如叛國等罪名,在22條便沒有提。後來香港人很擔心有關22條的內地法律會引用到香港,終於爭取到在1989年2月公布的《基本法》草案中,放寬有關規定,改為特區應「自行立法禁止」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港人最怕的「顛覆」罪名,終於拿走了,很多香港草委也十分高興,所以香港自行立法,其實是自己爭取回來的。

  不過一場「六四」,一切又再改寫,到《基本法》在1990年定案時,中央擔心香港成為反共基地,將顛覆罪名重新加入第23條內,幸好「自行立法」的寫法沒有改變,但那時香港草委十分擔心,顛覆罪會扼殺所有反共團體。90年代初,中英關係還不錯時,港人一度寄望中英雙方在聯絡小組傾掂如何就第23條立法,跟著彭定康到來,希望幻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