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支聯會就《基本法》23條的立場及意見

   

支聯會就特區政府根據《基本法》23條進行有關顛覆國家等罪行立法,表達我們的強烈反對!支聯會的立場是:一.特區政府沒有必需為《基本法》23條進行立法。二.不怕立法,將繼續舉辦支援中國民運的活動,就算被檢控也不怕。三.繼續高喊「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口號。

現時香港已有足夠法例處理損害公眾利益及有即時危害性的暴力行為,故此沒有必要進行有關《基本法》23條的立法以壓制市民的人權。大律師公會主席梁家傑和基本法委員會成員陳弘毅均指出只需修訂現行法例即可。

支聯會認為,現時特區政府應該做的,乃是根據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規定加強保障香港市民的人權,而非反過來藉《基本法》23條立法剝奪市民的權利和自由。

  支聯會不同意特首董建華稱《基本法》23條立法是絕對不會減少香港市民現時享有的自由和人權,亦絕對、絕對不會影響我們現有的生活方式,支聯會並不認同。即使《基本法》23條未立法,但近期的警權擴大、公安法的執行較以往嚴厲等,都對香港的言論自由構成威脅。一旦《基本法》23條立法,會阻礙支聯會日後的發展,但不會影響本會的立場。支聯會不會因擔心而迴避問題,不會因為怕而改變一貫的做法。

《基本法》23條的諮詢文件用詞粗疏和含糊,不是法律用詞,有關顛覆國家罪行的內容空泛,竊取國家機密及煽動等的定義寫得含糊,市民難以明瞭,更容易使人墮入法網,政府應解釋清楚。支聯會擔心,特區政府會藉《基本法》23條有關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規定進行立法時,將內地以「維護國家安全」之名箝制任何反對聲音,打壓公民社會的行為引入香港,增加政府的偵察權力,剝奪市民的人權受保障的權利。

我們更憂慮,《基本法》23條的立法縱使不是刻意對付個別團體,但將引入「以言入罪」式的罪行。《基本法》23條立法諮詢文件中訂明的刊物有煽動他人犯法亦算犯法,明顯是針對傳媒,會導致傳媒在發佈敏感消息時自我審查,嚴重損害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令傳媒不會報導反對聲音,成為它們自我審查的藉口,跟著政府打壓異見者。香港整個社會氣氛亦會因此收緊。

  就以「竊取國家機密」為例,香港傳媒報導國內新聞,如早前「愛知行動」負責人萬延海披露國內患愛滋病的統計數字,這本是人民的知情權,但在《基本法》23條下,傳媒刊登也會有罪。又如南京中毒事件及大慶工人罷工事件等,若傳媒報導的中毒人數及罷工人數與國內不同,又是否屬於泄露國家機密?

我們亦不能接受《基本法》23條中有關對本地民間團體與外國政治團體聯繫的規限,任何對民間團體和平及自主活動的規限均違反基本人權保障中的「結社自由」及「言論自由」,更會削弱市民透過民間團體參與公共事務及維護其應有權益的空間。我們認為,《基本法》23條立法後,會製造社會上的白色恐怖,阻礙公民社會的健康發展,特別是嚴重威脅到思想、信仰、新聞、言論、文化創作、資訊、學術研究、結社等種種自由,從根本上令香港社會變質。

此外,我們亦質疑特區政府在未諮詢港人意見前先秘密與中央人民政府就《基本法》23條立法內容進行協商;我們認為,特區政府此舉違反《基本法》中賦予特區「自行立法」的規定,亦破壞「高度自治」原則,對此我們深表遺憾!政府認為現在立法是最適合,因經濟困難,大家關心個人生活,不關心政治,形同「趁你病,咩A命」。 支聯會呼籲香港人要發出聲音,引起更多人關注,就算立法會通過立法,政府也不敢執行,不敢輕易檢控和判罪。

最後,由於《基本法》23條的草案與諮詢文件的內容可能有很大差異,如「以言入罪」隱藏在條文之內,故強烈要求政府提交白紙條例草案,採用具體條文再諮詢公眾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