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基本法》23條的疑慮──

《基本法》23條不會改變目前生活方式?吳志森.時事評論員)

 

  董建華和葉劉淑儀都再三強調,《基本法》23條立法,「絕對不會,絕對不會」削弱港人現時享有的自由,不會改變目前生活方式,實際是否如此?我以自己作為例子,以說明問題的嚴重性。

  我是一名電台節目主持人兼時事評論員,好議論時政,研究問題。為了吸收新知識,讀書、買書成為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讀書無禁區,是香港人以為理所當然的生活方式,因為這與我們極為珍視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有莫大關係。

  台灣問題是我有興趣的題目之一,每到台灣旅遊公幹,都會買一些書籍回家,當然不會缺乏談到台獨分裂的著作,有的寫得很激情,相當有煽動性。市民能分辨煽動書籍嗎?

    本來我讀什麼書,研究什麼理論,信仰什麼主義,一直與政府無涉,也沒有什麼法律管到我的書架上來。23條立法後,問題來了:書架上的書是否煽動刊物呢?我會否因此以「管有煽動刊物」而且被判監和罰款呢?朋友來到我家,見到這些書籍,他會否因為知情不報而動輒得咎呢?家人會否受連累呢?

    我或許可以用研究或採訪用途作合理辯解,但如果是普通市民,他只是好奇,偶然買到而「管有」一本可能會犯忌的書,他有能力分辨此書煽動與否?他能為自己作合理辯解嗎?我有一本叫作《如何推翻政府》的書,你可以肯定這不是煽動刊物嗎?

    當警方懷疑我藏有這些書籍時,他們可以不需法庭的搜查令,破門入屋進行「搜查和檢取」。經過翻箱倒篋的徹底搜查後,找不到什麼證據,證實我的書也不會煽動叛亂,警方說誤會一場,即使向我道歉賠償,精神損失可以補救得了嗎?

    如果真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以後買書、讀書、研究的項目,會否變得謹小慎微,惶恐不安,為自己設下這不可踫、那不可讀的禁區?更要命的是,我無法知道我的書是否屬於「煽動叛亂」的禁書,我們是否要統統拿給政府,由官員逐本審查,才能安心呢?如果真要這樣,你能夠說不影響我們的自由,不影響我們的生活方式嗎?

中央特區商討脫u屬機密?

    我是一名傳媒老兵,發掘新聞是我的職責,如果有一天,一位政府高官對我說,中央政府正與特區政府商討港幣與美元脫u的具體規劃。如果23條未立法,這宗重大的獨家新聞,基於這位權威高官的級數,我會毫不猶豫地發表。但立法後,我會問,這位高官「有獲授權」嗎?他說有,我該信他,要他提出具體證據嗎?

    我發表這樣的新聞,是否是屬於「中央與特區關係的資料」?會觸犯竊取國家機密「非法披露受保護資料引致損害」的罪行嗎?法官會要迫我披露消息來源嗎?我應該向政府揭發他嗎?但如果這位權威消息先生或小姐把所有都推得一乾二淨,我會因此而獲罪嗎?

    這種思前想後,與新聞界的運作方式何止相差十萬八千里,你能說這樣不會影響我們挺身捍衛的採訪自由和新聞自由?港人知的權利不是被一層一層的連皮帶骨剝掉嗎?

    每年「六四」,都是港人傷感的日子。香港是北京管轄下的中國領土,唯一可以合法悼念六四,喊叫「結束一黨專政、追究屠城責任」的地方。如果有一天,中央政府認為支聯會與內地民運組織仍有聯繫,對內地民運仍有實質支持,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理由,宣布支聯會為非法組織,進行非法活動,予以取締。在中國的主權範圍內,中央政府理論上絕對有權這樣做。

 

內地禁支聯會香港如何?

    本來,香港與內地是不同的法區,內地視為政治罪行的行為,香港可視為絕無違法。但立法以後,內地公開定性為危害國家安全的組織,特區政府需要以此作為「最終證明」,考慮跟進。保安局會否根據23條所訂的法例,同樣將支聯會定為非法組織?支聯會骨幹的成員會有什麼下場?參加支聯會活動的港人,會否被視為犯罪?會以叛國還是顛覆罪處之?因為沒有了追溯期限,無論隔了多久,都會遭到秋後算帳?

    以上都是初步看過諮詢文件後,隨手拈來的例子,細心再讀,可能會發現更多。

    「絕對不會削弱目前享有的自由,不會改變港人目前的生活方式」的說法,如果不是有意說謊,就是希望多說幾遍,令自己都信以為真。

    我在電台節目中訪問葉太,不少聽眾來電說感到非常不安和擔憂,他們都是小市民,向來與政治無涉,並不是葉太口中的高層次人士,不會觸犯叛國、分裂這「高層次罪行」,他們究竟擔心什麼?憂慮什麼呢?希望特區政能真正聆聽他們的聲音。